ag环亚集团 > 历史神话 >
怨红尘

奈何桥边哭声悲戚,多少灵魂顿足回首恋恋不舍,唯有一女静静走过,不曾哭也不曾回头,她眼睛里的空洞让人心疼。

怨红尘

烟霭沉沉的日子里,会不会有一个人氤氲了你的如黛双眸,你的波澜不惊会不会变得风起云涌。几多情愫,几许痴缠?青玉案旁,我的来世还再等你此生来落笔,若我等到了蹉跎,你能否为我散尽这隔空的烦扰,来续这段无果的恩怨。玉人燃香,谁许谁一世苍茫,只盼一心人,携手相将。念念念,红尘痴痴怨怨。

桥头,孟婆一声长叹:今生以后,但求来世

    李奇峰

一腔相思错付了谁?一指流砂错寻了谁?一曲弦断错念了谁?碧云天,黄花地,清泪摇曳,怎怨消魂,只怨此恨愈来浓。凝眸千年的笑靥,为了你世世眼波流转的定格,奈何厮守不得,旧梦初醒,一眼万年。你已不是千万年前温文尔雅的如斯少年,我亦不是婀娜娉婷的花间少女,是你饮了太多次的孟婆琼汤,还是我轻信了三生石上的山盟,奈何我们奈何桥前叹奈何?

女子不等孟婆说完悠悠端起汤碗,一饮而尽。山盟海誓,不过是骗人的把戏,爱终究是不存在的女子冰冷的声音透出灰心和绝望。

窗外叶落得的残忍

佛说:经过宛如昨,归卧寂无喧。我也想有一颗上善若水的心,不强求,不悲观,不忘形,不怨怒,只安之若素。不期而至的,不窃喜,不悲观,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缘来要惜,缘尽要放,随方就圆,随遇而安,顺其自然。细水流年,时光静好,青灯一盏,古刹一隅,一只孤影,覆了天下。一缕冷香,一蓑烟雨,我自倾一生一世念,三生三世情,只盼君能免我四下流离,无枝可依。

孟婆怜惜地看着她的背影,希望下一世,她能遇见有心人。

小楼伫目夕阳黄昏

你转身的一瞬,我萧条的一生,江南月色下的小桥屋檐,我自翻开诗篇,不谈悲喜,不争朝夕,细数半醉半醒半浮生。云乡禅师说过:从生到死,呼吸之间。从迷到悟,一念之间。从古到今,谈笑之间。从爱到恨,无常之间。从心到心,不远,天地之间。人生,总是这样无常的醒来。醒时对花笑,醉时对花眠,怎奈美人怜落红,晕红不解红颜心。

粱府新得了个千金,这这小姐奇怪,一出不哭不闹,一双黑墨般的眼眸冷冷的,带着不屑和冷漠。大一点后,梁小姐变得更怪,轻易不开口,也从来不笑。

镜子里的人

竹篱间,碧连天,你给了我浮华的一季,三生三世里,我却要如剔骨般刮去骨子里铭记的一切,几句衷肠话,便有了百转千回的荡气回肠,不绝如缕。芳华一叠,让岁月随了心,不必柔肠百转,不必悱恻缠绵,只静静赏着暗香浮动,任韶华逝去。华丽的邂逅,静默的收场,只剩了只影的寂寞,和这一世的痴痴怨怨。清心素手,染了一袖的袅袅墨香,纤指轻舞,溶了一曲渔歌唱晚。

曾有位游方的和尚说,此女留不得,留,必家破人亡。

镜花缘梦深

时光的祭祀一场又一场,我覆尽了年华,却不见香火,世人说我不够虔诚,就像只有红颜薄命,世人才说美。潺潺的弦音,拨乱了我杳无波澜的心,一切都不再风轻云淡,往事如烟,翩飞,远去。昨日黄花已然荒芜,只留了满目的苍痍,就像一缕淡淡的风,轻轻拂过彼此的脸庞,结局却是渐行渐远。我一袭霓裳,念你温文尔雅,静玉无暇,我素颜青衣,念你成冢。

梁老爷本来就不喜欢此女,有听了老和尚的话,不顾夫人的反对,把梁小姐卖给了一大户人家做丫头,说来也怪,没几年工夫这大户人家突遭飞来横祸,家道落寞。梁小姐又被卖进了妓院,此时她已经出落的沉鱼落雁,艳丽群芳。一进去就被老鸨看做红牌,就等着她的初夜卖个好价钱。

夜月风轻

青天一角,湄水之滨,我在山高水长的原乡里为你涅磐成诗,此意难忘,此情未央。回忆如暮,淡薄如素,圈圈年轮斑驳了如斯流年,浅掬时光,唯愿你流离百世过后,眼中的几许柔情依旧落在我的香肩。万丈尘寰,诸法无我,匆匆过往铸成了缕缕哀伤,错落了轮回的残影,你是我心上的红莲,阡陌红尘里,只有我懂你残花凋尽的痛,只有我念你迷途千年的梵音。

只是这个梁小姐始终还是不笑,一张冰块般的面孔,在着嬉笑红楼到成了一方风景,不少才子慕名而来,只为见她一面。

窗纱微亮

桃花为盟,红笺为信,青鸾去也,零落鸳鸯,翻遍寻常,只望两两不相忘。若个偏寒,独自凭栏,念红烛泪泫,念冥迷君远,念曲终人散。念念念,红尘痴痴怨怨。

梁小姐来者不拒,她给自己起名,红尘,名字来由,她并不说明,对来客,她也始终淡淡的,眼神中似乎都带着一抹哀愁。

窗纱微凉

这一日黄昏,晚霞辉煌,似开后破落的罂粟花,美丽诱惑,有客推门而入,点名要红尘相陪,红尘来了,她见一垂暮的老人,驼背,少了一目,剩下的那只眼睛,仿佛幽深的古井水,莫测。直直地看着红尘,似乎想把她埋在心里。

静动了那假寐的人

上一篇:城隍庙
下一篇:鬼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