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环亚集团 > 历史神话 >
城隍庙

很早以前,有一年大旱,上海金山一带的农田干得开裂,田里的禾苗都快要枯死了。

小吃

城隍庙的小吃看着非常美味,两个人点了几个菜,一百多,发现现金不够,又不能网上支付,只好点了一个素菜一份炒粉一笼生煎。
生煎看着做得很脆,大而肉多。一口下去,里面肉是有,就是没汤汁还还只有一点温度。六块一个的生煎比小区的一块五的味道差得不是一点点。只不过也饿了还能吃吃。素菜就是只有酱油醋没油盐那种,一吃发现tld比食堂难吃多了。幸好还有主食炒河粉,其他的都是次要的,只要它好吃点晚饭还是能饱饱的。入口一筷子,wtfky,尼玛这是啥子,里面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不敢在吃第二口,只能忍着把前两样吃掉。
对于城隍庙的小吃,以后也只能告诉其他人这里有蟹黄包,二十五一个,逼格很高,如果想吃美味那不适合吃货的你。

今天和同事们一起去城隍庙。天气有些热,阳光很灿烂。出地铁站的时候,刚好是中午,阳光愈发灿烂了。

农民们急得心里像着了火似的,整天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却也拿不出办法来,只得唉声叹气:“唉!要是能把黄浦江的水引到这里,就可以用水车里的水浇田了。”

珠宝

一入城隍庙映入眼帘就是各种金银玉器店。本来以前对这些不感兴趣的,但前面我们被一个店铺骗了一个玉吊坠,很想知道那货到底值多少钱。于是我们进出各种珠宝店,里面各种品质价位的都有,虽然还是看不出个所以然,但我们最后的结论是上次五百的东西就值几十块钱。如果你有想送喜欢敬爱的人一些饰品,这里还是值得逛逛。

从地铁站到城隍庙的路上,看到路边有一位残疾的女士。她左边的手臂从胳膊肘处断去了,脸也毁容了,没有鼻子,没有嘴唇,眼睛看起来像是两条缝,一部分牙齿裸露在外。她的身边搁着一个音箱,放着一首歌。我好像没怎么听过那首歌,现在也想不起来节奏和歌词了。这位女士右手拿着话筒,偶尔会跟着歌曲唱上一两句。当我经过的时候,着实被她身上的苦难触动了一下。但是,我就像其他的路人一样,很自然的,将脑袋转了回来,就好像什么都没看见,又或者习以为常一样,正常的走开了。不知道这位女士是因为工伤还是因为意外的灾害而竟至于斯,命运真是无常与残酷。

“说得到轻巧,开这么大一条河,得干多少年呀!”

到了城隍庙之后,用下面这个词来形容真是再恰当不过了——应接不暇。里面店铺林立,让人应接不暇;里面人山人海,比肩继踵,也让人应接不暇。城隍庙内店铺的密度很大,店铺之间往往只有一条小巷,潮水般的人在这其中挤来挤去。我看到了很多外国人,其中有很多看起来比我还年轻,但是却比我更高大,还很帅气的大男生。有一群外国人还在街道上上演了一幕警察抓住逃犯的场景,好像是在拍有趣的照片。他们叫的很大声,叫的很欢快。外国人比我们“天朝上民”还真的是活泼开朗多了。我的双眼不停的在扫两旁的店铺,不停的在扫形形色色的人们,实实在在是应接不暇。城隍庙里大多的店铺是纪念品和服装,我们没什么兴趣。有很多小吃店,看起来也挺一般。我们当时找了一家位于三楼的小吃广场,主要是因为人比较少,又比较阴凉。我要了一份炸豆腐,却不知为何咸的要命。

上一篇:紫荆花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