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环亚集团 > 历史人物 >
院士给院士“科普”

钱骥出生江苏金坛,毕业于国立中央大学师范学院,是我国空间技术和空间物理专家、中国空间技术的开拓者之一、两弹一星元勋之一。钱骥著有《气象火箭测高空风的方法》等作品,是东方红卫星和返回型卫星总体负责人,负责组建卫星总体设计部。曾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两弹一星功勋奖章”,于1983年病逝。人物生平 1917年,钱骥出生于江苏省金坛县。 1929年夏,考取了金坛县立书院小学,1930年7月毕业,同年8月考取江苏省立南京中学。 1931年12月,学校被迫解散,缀学在家半年。 1932年8月,进入金坛县立初级中学,1934年7月初中毕业。 初中毕业后,在金坛县河头小学、神亨小学当了1年教师,参加了地下党领导的读书会。 1935年,考入无锡师范学校。1937年10月,学校被日本侵略军飞机炸毁。 1938年8月,在北碚国立四川中学师范部毕业。同年9月参加统一考试,高分考取了国立中央大学(1949年更名为南京大学)理化系。 1943年,毕业于国立中央大学理化专业。并留校作助教,进修物理。 1947年,担任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1949年后,历任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研究所室副主任、主任,二部卫星设计院业务负责人。 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根据党组织的决定加入中国民主同盟。 1958年,参加组建空间物理研究机构,探讨人造卫星的基础研究课题,开展中国人造卫星方案探索研究,领导卫星总体、结构、天线、环境模拟理论研究。10月,钱骥参加了中国科学院组织的“高空大气物理代表团”到苏联考察。 1964年,发表《气象火箭测高空风的方法》,通过试验获得成功,获国家科委科学二等奖。 1965年,提出《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方案设想》报告,组织编写《中国卫星系列发展规划纲要设想》,组织并提出大量的预研课题,为人造卫星研制打下了初步的技术基础。是中国第一颗卫星“东方红一号”方案的总体负责人。同时为回收型卫星的研制,做了大量技术和组织领导工作。 1968年以后,历任七机部第五研究院卫星总体设计部主任,第五研究院副院长、科技委副主任。中国宇航学会理事,中国空间科学学会副理事长。 1974年,主持修订了“东方红二号”通信卫星方案和“实践二号”科学卫星方案。重视广播通信卫星方案探讨。重视预研工作资料积累、情报分析研究、成果鉴定、资料归档工作。 1979年后,担任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副院长、科技委副主任。 1983年7月1日,被授予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优秀党员称号。 1983年,因患癌症逝世,享年66岁。 1985年,“东方红卫星和返回型卫星”获得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钱骥是获奖者之一。 1999年,获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的“两弹一星功勋奖章”。钱骥为什么不是院士 文革时,院长赵九章是设计院“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是“反动学术权威”,首先被打例。而钱骥是赵九章多年的“狐友”和“黑干将”,也就顺理成章地在劫难逃。“靠边站”后的钱骥,似乎在一夜之间便失去了语言的功能。 在1999年表彰的“两弹一星”元勋23人中,只有钱骥与1968年被红卫兵殴打致死姚桐斌不是中科院院士。钱骥夫人 史丽君回忆:钱骥原本是一个再老实不过的老实人。几十年来,他既不向这个世界提出任何与自己地位不相称的要求,也从不让这个世界来给自己确定什么地位;他既不愿去过问自己工作之外的任何闲事,也不肯让自己的脑袋去作别人的跑马场。他总是百般忍让,与世无争。家里住房太挤,他不吭气;职称该调了,他不吭气;生病躺倒了,他不吭气;甚至每次在公共汽车上被别人挤扁了身子,他还是照样不吭一声。自然,他也有话多的时候,就是一谈起卫星的事儿,他总是眉飞色舞地讲个不休。钱骥与周恩来 第一颗卫星的初步方案完成后,归纳成图表,在分别向科学院领导和国防科委领导做了详细汇报后,由钱骥等直接向周总理汇报。当周总理知道是钱骥给他汇报时,风趣地说,我们的卫星总设计师也是姓钱啊?我们搞尖端的,原子弹、导弹、卫星,都离不开“钱”啊。后来钱骥说,周总理的平易近人,一下打消了他紧张情绪,会议室里顿时活跃起来。人物评价 (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党委)钱骥热爱党的事业,热爱中国空间技术研究工作,对空间事业锲而不舍,持之以恒,为中国空间事业的开创和发展贡献了毕生的精力。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他在思想上拥护党的路线,在政治上和党中央保持一致,在行动上坚决贯彻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他时时处处以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从不搞特殊化。多年来,他始终以普通党员的身份参加党的组织生活,严守党的纪律和准则,对党有着深厚的感情。 (原国务委员 张劲夫)一些科学家在不同领域做出了贡献,有的还是很重要的贡献。例如原子能所的著名物理学家王淦昌和彭桓武,卫星总体组负责人、地球物理所的钱骥...... (原国防科委 主任 钱学森)钱骥同志是我十分尊重的科学家、工程师,他为中国的航天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的去世是中国人民的一大损失!

5月29日上午,中国科学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举行学部第六届学术年会首场全体院士学术报告会。中科院外籍院士詹姆斯·弗雷泽·司徒塔特、保罗·纳斯和中科院院士潘建伟、武向平、谭铁牛分别作了学术报告。

悼李小文:一个不把院士当院士的院士

图片 1

诺贝尔奖获得者司徒塔特介绍了他所从事的研究工作——分子识别与组装过程中模板合成双稳态机械互锁型分子的方法。他认为,第一代分子泵的设计与合成将为第二代分子泵的研究奠定基础,优化后的人工分子泵空间更开阔,利于电子间相互作用,因而具有更高的运行速度,这一特点为解决对焓和熵有更高要求的聚合物合成问题铺平了道路。

1月10日13点05分。

谷超豪,中国科学院士,2009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作为数学家,他硕果累累;作为教育家,他桃李天下。2009年8月6日,经国际小行星中心和国际小行星命名委员会批准,一颗国际编号为 171448 的小行星被命名为“谷超豪星”。谷先生出生在温州,温州在现代人的眼里最有名的是商人,可是绝大部分人都不会知道,温州还有“数学家之乡”的美称,这可不是徒有虚名,在温州诞生了中国首个数学专业杂志创始人黄庆澄、“中国现代数学播种人”之一姜立夫、“东方第一几何学家”苏步青,以及我们的主人公,着名数学家谷超豪。

诺贝尔奖获得者纳斯介绍了他所带领的研究团队利用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方法,发现并阐明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激酶对细胞周期关键调控机制的成果。这一重大发现获得了2001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306医院。

谷超豪的学术成果在其研究领域中极大的影响。1974年,谷超豪和杨振宁合作,联合发表了题为“规范场理论若干问题”的论文,之后,他在美国就偏微分方程理论和规范场的数学结构作了学术报告,博得美国数学家和物理学家的高度评价。解决了杨-米尔斯方程的Cauchy问题(这比西方同类结果早10年),又一次引起了国际数学物理界的注目。20世纪80年代,谷超豪又深入到若干整体微分几何问题中,开创了波映照的研究,为探索建立基本粒子的运动数学模型奠定了基础。这三个重要的研究成果成就了谷超豪的科学巅峰之作。每一个成果都触及到国际基础数学的最核心理论,每一个成果都引发了国际数学界相关研究的浪潮。由于其突出的科学研究贡献,他被授予2009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成就奖,他曾担任复旦大学校长,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长,温州大学校长。

潘建伟指出,利用量子规律,能够使人类认识和改造世界的实践达到一个新的历史高度。他认为,以量子信息技术为代表的第二次量子革命也一定会带来人类社会物质文明的巨大进步,同时也给我国一个从经典信息技术时代的跟随者、模仿者转变为未来信息技术引领者的伟大机遇。

一位个头不高、眼睛不大、总爱穿布鞋的67岁老人永远地停止了呼吸。在中国科学院地学部的院士名单里有他的大名:李小文。

图片 2

武向平的报告简要介绍了我国自主研制的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及其建成以来取得的科学成就,重点介绍了下一代超级射电望远镜——平方公里阵列射电望远镜的组成结构、工作原理及科学目标。“SKA是人类迄今为止计划建造的最宏伟的天文观测设备,会对自然科学和人类文明作出划时代的重要贡献。”武向平认为,中国作为SKA主要成员国,将以大国的风范和责任,以及对卓越科学目标势在必得的追求,在其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并获得丰厚的科学回报。

哭泣

与谷先生的学术成果交相映辉的是他在人才培养上的突出贡献。他的老师,苏步青先生不止一次地评价谷超豪说:“我的学生超过我了。”但他又说:“谷超豪只有一点没有超过老师,就是没有培养出像谷超豪似的学生来。”谷先生把苏先生的话作为对自己的勉励,在他指导培养的学生中,有李大潜、洪家兴、穆穆等中国科学院院士6人、还有工程院院士3人。也就是说他培养的弟子里出了9位两院院士,这一成就几乎无人与之比肩。“半纪随镫习所之,神州盛世正可为。乐育英才是夙愿,奖掖后学有新辉。”这首谷先生为和苏步青先生的诗而作的《和苏诗》中的句子,实际上这正是谷超豪先生一生诲人不倦的真实写照。

在题为《人工智能:天使还是魔鬼?》的报告中,谭铁牛指出,经过60多年的发展,人工智能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但总体发展水平仍处于起步阶段,可谓有智能没智慧、有智商没情商、会计算不会“算计”、有专才无通才。谭铁牛认为,当前人工智能处于从“不能用”到“可以用”的技术拐点,但是距离“很好用”还有诸多瓶颈,理论创新和产业应用发展空间巨大。他强调,高科技本身没有天使和魔鬼之分,人工智能这把双刃剑是天使还是魔鬼取决于人类自身。人们应未雨绸缪,形成合力,确保人工智能的正面效应,确保人工智能造福于人类。

谁也没有想到,他的离开会引发这样的悲哀。还不到24小时,就有几十万的网友对他的离去表示悼念:在搜狐网站,超过10万的网友致哀;在网易,超过32万的网友留言;在凤凰网,超过1万的网友表示哀悼。

有人说谷先生的生活中,只有责任和学问。有一次记者对谷超豪先生进行专访,问谷先生每天的生活是怎样的,他回答“我每天早上七点起床,生活很规律。”记者继续问:“然后呢?”谷先生回答“然后做研究啊。”记者再追问“除了研究数学呢?”谷先生非常认真的思考片刻之后,无辜地朝记者一摊手说“就是研究数学,没什么了。”这说明了谷先生对数学研究的热爱。他一生都不曾停止对数学的研究。他在60岁时写道,“谁云花甲是老人,孜孜学数犹童心”;70岁时他说“七十古稀今不稀”;到80岁,谷老依然笑称“如今我还要说,80古稀今不稀。很多比我还要年长的科学家,还在一线工作”。

5位院士的报告从科学前沿热点、国家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角度,结合有关科学研究成果,以翔实的数据和深入的分析,阐述了对科学问题的认识和建议,给大家奉献了精彩的报告。

网络是个宣泄个体情绪的公共平台,没有人强逼着你去表示对他的哀悼,只有发自内心的情感触动,才能催使你把真挚的话语敲入键盘,弥洒虚拟空间。

图片 3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 2018-05-30 第1版 要闻)

你可能更不会想到,那么多的人会为他的撒手人寰而悲伤落泪。科学网的博主们竞相自述其悲。

可是不要以为谷先生除了数学研究之外,是一个很无趣的人。谷先生在学生时期就从事过党的地下工作,不但是一个数学家,还是一个革命者。谷老还有深厚的文学功底,1986年,他在浙江舟山讲学时,写到“昨辞匡庐今蓬莱,浪拍船舷夜不眠。曲面全凸形难变,线素双曲群可迁。晴空灿烂霞掩日,碧海苍茫水映天。人生几何学几何,不学庄生殆无边。”第二句讲的就是微分几何中的两个着名定理。谷先生告诫年轻人,千万不要重理轻文,不要单纯和数字、公式、公理、定理打交道。“数学与古典文学都十分重视对称性,许多作品中还蕴含着丰富的科学思想萌芽。”“文学和写作一方面能够丰富生活,另一方面也有益于数理思维的发展”。

陈国文说,确认了噩耗之后,“不禁泪如雨下, 间或稍停,却无法按捺悲痛的心情。”

谷先生不但学术成果累累,桃李满园,而且还有幸福的家庭生活。他的夫人胡和生,也是苏步青先生的学生,是他的师妹。胡和生是中国数学界唯一的女院士,更是第一位走上国际数学家大会讲台的中国女性。夫妻两人在数学世界里“双剑合璧”、相濡以沫60余年,堪称数苑佳话。1991年,胡和生也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谷先生欣然为妻子赋诗一首 “苦读寒窗夜,挑灯黎明前。几何得真传,物理试新篇。红妆不须理,秀色天然妍。学苑有令名,共庆艳阳天。”好一个共庆艳阳天,可见伉俪情深,琴瑟和谐,心有灵犀。

北京师范大学屈永华副教授,面对李小文的去世,“强忍的泪水总是在不经意间悄悄流出。想起与您交往的细节时会流泪,看别人写的纪念文章时会流泪,与同事说起您时会流泪,当我动笔准备写这篇博客时,眼泪又出来了……”

{"type":2,"value":"

博主王海辉正在驾车。一个电话打了过来,“他让我靠边停车,惊诧。他说小文走了,当时我的眼泪就没有止住。一边开车一边哭。”

陆雅莉自己也感到意外,知道他去世的消息,“我竟然难过得泪流不止。一个人的死,为什么会让一个毫不相干的人难过落泪?”

这是为什么?

他不像院士

院士应该什么样?这真是难以一言蔽之的。

不过,他的许多网友、学生都认为,他“不像院士”。

在科学领域,他的成就是目前中国多数院士难以达到的:他是Li-Strahler 几何光学学派的创始人,成就20世纪80年代世界遥感的三大贡献之一,其研究成果为国际光学工程协会评为本领域“里程碑”系列成就之一。

然而,这样一位院士中的“大腕”,却从来不会鼻孔朝天。到过他家的人,不论是教授、朋友还是学生,都忘不了这样一个情节:不大的房间里,他会让来者坐在沙发上,而自己则搬个小凳坐在旁边,相谈甚欢。

学生常为此而受宠若惊。

上一篇:诗人韩偓简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