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环亚集团 > ag环亚集团平台 >
大二了,还在伸手向父母要钱吗?

日本是全世界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尽管资源匮乏,当却依靠高科技生产出影响世界的工业品。日本是富裕国家,却盛产流浪汉,日本流浪汉占总人口比例明显比欧美国家高。全国约有11万人过着流浪生活,他们生活在公园里,大桥下面。

图片 1

导读:日本街头虽然有流浪汉,但几乎没有乞丐。日本的流浪汉中,真正的迫于生活流浪的很少,倒是很多有家不归。盛产流浪汉有两方面原因:一是,社会的失意者,心理的受挫者,通过当流浪汉来逃避现实的挫折或烦恼;其次,纯粹享受一种自由自在,不受人约束生活。

少说也是成年的大人了

日本的福利制度在亚洲数一数二,失业人员每月可领到失业补助金,这些钱可满足基本生活需求。没有劳动能力的人还可以减免房租,免费看病。凭着这些,日本人是不用过流浪生活的。流浪者以捡垃圾和卖小商品为生,尽管生活艰难,却从不伸手从别人要,这是为何呢?

走在路上,路边行乞的残疾人或是老人相信大家谁都不会陌生,看到可怜,动恻隐之心然后给予施舍。

回家的路上,看到一位老人骑着一辆自行车,车后驮着一袋高高的空壳易拉罐。我想起明天是一周中规定的扔资源垃圾的日子,老人竟是抢在垃圾收集公司之前先下手,把一些酒家下班时运出的易拉罐统统收走。

总伸手向父母要钱

原来日本人鄙视不劳而获,在他们看来,不劳而获不光指那些有劳动能力的人不劳动就获取资源,还指那些本就没劳动能力的人。日本人强调独立,就算是腿残了,也要靠自己活下去。日本跟欧美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欧美人理所当然的认为有困难了可以主动寻求帮助,日本不是。当一个日本人走到一条陌生的街道时,即便转来转去两个钟头,也不会问别人:“哪哪哪,往哪走?”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的流传有它的道理,但是也并不总是适用于所有情况。

—辆自行车前后可驮几百只的易拉罐,我好奇,停下脚步间老人可以卖多少钱?老人很警觉,因为个人收集这些易拉罐,严格说来是违法行为,在地方上可能会因此会失去一笔不薄的收入,老人最后伸出三个湿漉漉的手指,我明白,雨中折腾这么久,这些易拉罐也就可卖3000日元(约合人民币160多元)。今夜是这位老人一个星期中唯一一次发横财的机会。用这笔横财,他会去买几盘方便菜肴,两块豆腐,带上一瓶清酒,躲在大桥底下塑料布围起来的小屋中美味一番。

渐渐也不好开口

日本人就是这样,他们竭尽所能不依靠别人,依靠别人是“耻”。在日本人的观念中,政府的钱来自纳税人,自己绝不可以轻易接受政府的帮助,因为这样就是接受其他人的帮助。日本人认为不付出劳动就有所得良心上过不去!所以干脆默默忍受着,忍受着……当忍受不了时就走上极端,所以日本自杀率高跟其国民性格有直接关系。

当一些人迫于无奈,忍着揭开伤疤的痛,承受着其他人的非议,发起众筹,希望社会可以提供帮助来度过艰难时期。虽然也是利用人们的同情心、爱心,但是这样的钱,值得给

老人是一位流浪汉。有统计说,东京都像他这样的流浪汉有2000多人。

我家是农村的

日本人很有礼貌,当你向他寻求帮助时,他会微微一笑,然后热情帮助你,其实他心里究竟怎么想,你是不知道。总之,在日本社会,不能轻易寻求帮助。

然而,往往有那么一些人,明明手脚健全,正值壮年,装扮的破烂不堪,拦车要钱,堵人要钱……特别是在车站、高速站、商场这样的车辆、人群聚集地,这种行为屡见不鲜。特别让我恼火的是,马路上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前,事故很容易发生的地方,竟然也有人在红灯亮时来敲车窗,不然就堵住不让走的行为,危险又可怕,堵上自己的生命,还要增加交通事故发生几率。遇到的司机往往只能自认倒霉,迅速给一块来打发他们,本来美好的驾驶心情也被搅的有一点点小情绪。可能只是一块钱,部分人认为并没有什么,给就给呗。但是哪怕是一分钱也是自己脚踏实地亲手挣的,而且给钱也就是默认了这种“恶意”行为,利用人们的心理来快速敛财。现在想想,不给钱自己太铁石心肠,给钱又会助长这种行为,重点是给的十分不情愿、不舒服。这也可以排行到“最不舒服的花钱”之一了。

去年夏天,我在东京都的江户川的桥墩下,看到过流浪汉之家。桥墩可以挡雨,逛上的江户川的河水可以洗刷,加上这里是公家地,所以自然成了流浪汉们栖身的首选之地。这些家往往都是用天蓝色的厚实塑料搭建起来,里面有捡来的小床,好的还有小电枧机和电饭煲等电器,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一台小发电机,成为这几户流浪汉的自家发电站。平时,他们会去火车站的垃圾箱,或列车上去捡人家扔掉的杂志。然后会在黄昏的时刻,把这些杂志收集起来,在车站附近甚至银座这样的繫华街头,摆一个书摊,让这些刚发&没几天的杂志以便宜定价一半的价钱,卖给想看一看的读者们。

爸妈文化水平不高

日本社会竞争压力很大,很多原本有家的人当上流浪汉,他们想出来静静,等想明白后再回家。在日本这样的流浪汉屡见不鲜,尤其在东京和大阪最多!这样的流浪汉更不会伸手向别人要钱。

最近发生的印象深刻比较深刻的事,我和朋友们坐在大巴上等待着司机到点开车,上来一位衣衫褴褛的近50左右的人。一开始还没注意,当他在狭小的走道移动着,一个个地说着“就一块”、“给一点”此类的话,我顿时明了。当到我位置附近的时候,我看到他左手拿着一张用胶带封住的病例单,已经泛黄,看着有些来历的样子,红色的戳印很明显的在单子中央,诊断的是什么病,我记不清了,也没有仔细看。右胳膊挂着一个黄布袋,整个人一身相近的黄色,看起来灰头土脸。他一点都不礼貌,直接将单子和手同时伸到我面前,逼近我,话语也一直重复着那几个字。我有点尴尬,有点难受,被人逼着给钱……扫了一眼旁边的朋友,她直接将头转向了窗户那边,我窘迫地摇头拒绝。差不多有一分钟,他可能见我俩“冥顽不灵”,就转移目标,继续讨要了。人与人之间有着安全距离,陌生人进入自己的安全距离就会强烈的感觉到不安,我深有体会哪。他转身走后,我终于松了口气。

图片 2

但是最支持我读书学习

之后,他下车了,大巴向前行进着,我用手机打字问朋友的感受(说话会被周围人听到,话题有点敏感),尴尬症犯了的我,急切地想知道她们对之前事件的感受……有人反映,她从来也不给,健康的有手有脚,做最基础的苦工也比这样好……

在东京,乃至日本全国,你是看不到一位沿街乞讨的乞丐,更见不到被打断胳膊腿的要饭小孩。日本没有有乞丐一一这是这一个岛国极其可爱又令人费解的事。

不管家中如何拮据

我自己属于耳根子软的那种,心太软,在这件事上,我有过想法,但遇到时又总是纠结着,你们有同样的烦恼吗?欢迎在评论区交流

很难想象,在经济领域里一度荣耀的日本竟是一个生产流浪汉的国度。日本厚生劳动省4月13日发布的一项统计表明,目前全国有9576名流浪汉生活在城市公园和河川边上,其中大阪府的流浪汉最多,占了近三分之一。其中绝大多数为男性,女性仅有304人。

二老也依然

图片 3

让走上了自己的大学的道路

去年除夕

我等父母忙完手里的活

泡了两杯茶

拉着爸妈坐在了客厅的上位

然后在他们面前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