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环亚集团 > ag环亚集团 >
汝窑窑址发现认定第一人叶喆民先生逝世,享年94岁

图片 1图片 2

图片 3

叶喆民着作《中国陶瓷史》

1924年叶喆民出生于北京,他是清代叶赫那拉氏的后裔,更是乾隆皇后的后裔,京城八旗子弟的贵胄。叶喆民的父亲为叶赫那拉·麟趾,后开始使用叶麟趾这个名字。他没有死守已衰败破落的家族,或者成为一个纨绔子弟,而是通过学习考取官费留学日本,回国后担任中央美院教授,更终其一生投入到中国陶瓷的研究上,是中国陶瓷文化研究的泰斗。

2018年1月2日,中国着名古陶瓷研究学家叶喆民先生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4岁,叶喆民被认为是汝窑窑址发现认定的第一人。

图片 4

2017年的岁末,一则叶喆民躺在某医院走廊病床上接受治疗的新闻引发了业内人士的关注,这是93岁高龄的叶喆民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线内,一时间内,古玩收藏界的人士纷纷自发转发为老先生祈福,后一度传出叶喆民被转入到病房的消息。一月之后的2018年第二日,叶喆民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已然驾鹤西去。

叶麟趾和其他教师 前排左起第三为徐悲鸿,前排左起第四为齐白石

1924年生于北京,满族,叶喆民自幼随父叶麟趾教授学习陶瓷,曾从徐悲鸿、罗复堪、溥心畲三位大师学习书画,在碑帖书法史、古诗词等方面造诣极深,在故宫博物院的十六年间,他得到陈万里、孙瀛洲等名师亲自指导并和陈万里、冯先铭等诸位先生,一同走遍全国各地名窑进行探访,深入各地博物馆进行考察。

叶麟趾首先发现了定窑,其所着《古今中外陶瓷汇编》填补了当时陶瓷学术研究的空白,更是让整个日本古陶瓷研究学者如“晴天霹雳般”震惊不已。受父亲影响,叶喆民和弟弟叶广成、妹妹叶广蓉从小就开始开始接触学习陶瓷,但当弟弟妹妹下决心未来投入到陶瓷研究中时,叶喆民的志趣却是书画。

在古陶瓷研究界,叶喆民享有盛誉。其在1977至2000年曾四下河南寻找和考察汝窑窑址,1985年10月,在河南郑州举行的中国古陶瓷研究会年会上,叶喆民撰文首次提出宝丰清凉寺“未必不是寻觅汝窑窑址的一条重要线索”,成为发现并认定汝窑窑址的第一人,对清凉寺遗址的发现做出了重要贡献。

图片 5

叶喆民自幼随父叶麟趾教授学习陶瓷,后在故宫博物院从陈万里、孙瀛洲二位先生,赴全国各大窑址考察,鉴定博物馆藏瓷。八九十年代兼在北京大学、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讲授“中国陶瓷史”、“中国书法史”课,并赴日、英、美、意、印尼、香港等地十所着名大学讲学,同时考察所藏中国古陶瓷、书画藏品。

前排:叶母谭氏夫人,叶夫麟趾先生;中间:妹妹叶广蓉;后排:叶喆民,弟弟叶广成

叶喆民一生着作无数,自1960年始着有《中国古陶瓷科学浅说》、《中国陶瓷史纲要》、《中国古陶瓷文献备考》、《寻瓷访古漫记》、《汝窑聚珍》、《隋唐宋元陶瓷通论》、《中国书法史通论》、《饮流斋说瓷译注》、《中国陶瓷史》等十余部专着及论文百余篇。

叶喆民从小热爱书法,其次是画画。“汉字是中国文化的根本,而书法则是汉字的灵魂与中华文化艺术之精粹。”年少时叶喆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大文学院,师从民国时期北京“四大书家”之一的罗复堪,后又跟随溥心畲和徐悲鸿学习书画。在碑帖、书法史、古诗词等方面造诣极深,曾撰写《中国书法史通论》等着作,多幅书法作品更是为海外博物馆所收藏。原扬州博物馆馆长顾风曾回忆其:“擅长章草,师从罗复堪先生,有出蓝之誉。”

陶瓷研究在我生活的经历中,其实只占一半多的时间,而书法研习则占了大半辈子。晚年以后,常以读帖、写作为主。我习书法,最初从唐人楷书、行书入手,然后学习魏、晋、南北朝真书、秦篆、汉隶与章草,参以宋人、明人草书。只是天资有限,眼高手低,不敢妄自称“家”。

——叶喆民

图片 6

叶喆民先生九十以后所作《草书钟南山诗》

图片 7

大学毕业后,22岁的叶喆民在清华大学担任院长秘书。后院系调整,又去了农业大学做图书管理工作,还担任一些学校的业余教员,教了13年的工会夜校。在工作闲暇之余,除了研究书画,叶喆民重新拾起了小时候对陶瓷的兴趣,在父亲叶麟趾的指导下,参考国外书籍出了一本《中国古陶瓷科学检测》。本是随性之举,但书籍出版后被故宫领导看见,于是邀请他进入故宫陶瓷组,从此,叶喆民正式开启了他的“陶瓷人生”。

图片 8

1943年,叶喆民先生在北京大学文学院毕业留影

在故宫工作17年,叶喆民不仅亲历了数十万件故宫陶瓷作品,还随孙瀛洲先生到各地博物馆鉴定古瓷藏品。又与陈万里、冯先铭等先生走遍各地名窑探访,积累了强大的专业知识和实践能力,对陶瓷的热情也与日俱增。1978年,叶喆民被调到中央工艺美院,担任中国陶瓷史和中国书法史的教师,后来又成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但荣耀加身始终不改初心。为了探索古瓷器的秘密,叶喆民踏遍了千山万水,不在乎环境恶劣,也不顾及自身形象。一次,他去河南考察,趴在地上寻找瓷片,因为太过专注甚至被当地人称为“神经病”。

图片 9

叶喆民先生在邯郸磁州窑窑址考察

虽是“半道出家”,但他却成功破解了困扰世人700多年的汝窑秘密。汝窑位居“汝、官、哥、钧、定”五大名窑之首,在中国陶瓷史上素有“汝窑为魁”之称。釉如凝脂,天青犹翠,几近完美,似玉、非玉、而胜玉。宋徽宗赞其颜色“雨过天晴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着名收藏家马未都感叹汝窑“是中国瓷器的巅峰”;美术大师李苦禅直言“天下博物馆,无汝者,难称尽善尽美也”。

宋瓷青器汝窑先,玛瑙为釉古相传。裹底支烧青色浅,纹呈蟹爪宝光含。当世已称不易得,清初高艺仿犹难。而今临汝新成品,百尺竿头拭目观。

——叶喆民

然而汝窑制作工艺繁复、烧造时期短,并且“汝窑宫中禁烧,内有玛瑙为釉,唯供御捡退方许出买,近尤难得”。因为存世量非常稀少,不足百件。2012年,一件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以天价2.0786亿港元成交,刷新宋瓷世界拍卖纪录;2017年,另一件北宋汝窑天青釉洗以2.6亿港元成交,再次创下了中国陶瓷拍卖的世界纪录,可谓“纵有家财万贯,不如汝瓷一片”。 只是汝窑虽出名,其产地却始终不为人知,“汝官瓷”的窑址何在成了中国陶瓷史上长期未决的一桩悬案。寻访汝窑遗址及烧造技术,成了国内几代陶瓷研究者和考古工作者的一大夙愿。叶喆民在故宫时就曾随冯先铭进行考察,可惜没有结果。后来他又多次探寻汝窑遗址,一次次的失望并没有让他就此放弃,别人的冷嘲热讽也没有让他中断自己的坚持。他的父亲帮助定窑找到了家,叶喆民也希望有生之年能够帮汝窑找到家。

图片 10

叶喆民先生考察古窑址工作照

在又一次的考察中,细心的叶喆民在河南清凉山发现了一块和汝窑瓷器同样材质的瓷片,由此他展开了对清凉山的考察,并在1985年的中国古陶瓷研究会年会上提出:清凉寺村“未必不是一条寻觅汝窑窑址的有力线索”。顺着叶喆民提出的观念,河南省文物研究所对宝丰县清凉寺村进行挖掘探测,终于使得寻觅多年的“汝窑”窑址重现天下。

图片 11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