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环亚集团 > ag环亚集团 >
哈佛燕京学社研修项目讲座通知

     经本所和院里推荐、哈佛燕京学社批准,我所李新伟副研究员于2007年8月至2008年7月以访问学者的身份赴美国哈佛燕京学社进行为期11个月的学习和研究。

本文录自《燕京大学与中西关系》“哈佛燕京学社”一节。该书作者是菲利普·韦斯特,1971年获哈佛博士学位,由程龙译成中文,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9年6月出版。

各有关单位:

    在美期间,李新伟选修了食物的起源,中国考古学概论和文明对比研究以及地理信息系统软件操作等课程,并参加哈佛大学考古专业主办的每周三中午的“午餐时间讲座”和每周四下午付罗文教授主持的“东亚考古”讲座。他应邀在“东亚考古”讲座中做了题为“公元前3300年中国史前社会奢侈品和神秘知识交流网”的演讲;2008年4月,参加了密执根大学考古系和博物馆举办的中国考古学研讨会,做了题为“中国早期国家起源的新视角”的演讲;2008年5月,参加哥伦比亚大学考古系主办的东亚考古学系列研讨会,做了题为“西坡遗址的发现及其对中华文明探源的重要意义”的演讲;2008年4月,参加了在加拿大温哥华举行的美洲考古学会第78届年会。

燕大校园生活中倒是有一个机构不受动荡的国民党统治的影响,那就是“哈佛燕京学社”。燕京大学通过该学社与哈佛大学的联系,有利于提高燕大在中国的声誉。而学社的名字本身也能帮助西方学生了解燕大。哈佛燕京学社1928年根据马萨诸塞州法律成立,并存续了50多年。学社的目的与“生命社”的宗旨几乎完全一样。20世纪20年代末到40年代初,哈佛燕京学社的3位总干事刘廷芳、博晨光和洪业都是“生命社”的早期成员,这也并非巧合。诺思是学社的董事,1928—1966年他在董事会工作了近40年,他还长期担任美国圣经协会的会长。对上述人员来说,宗教与学术总是结合在一起。

美国哈佛燕京学社每年资助我国人文和社会科学领域的学者赴美深造,2017-2018年度遴选工作即将启动,为使我校师生更好地了解和申报此项目,特邀请哈佛燕京学社项目负责人Lindsay Strogatz女士来访我校与师生进行面对面沟通。

    图书资料的收集和阅读是其学习和研究的重心所在,收集和阅读的主题包括考古学理论、史前文化交流和物品交换研究、墓葬研究、手工业生产专业化研究、家庭考古(household archaeology)、个体考古(archaeology of individuals)、史前宗教研究、地理信息系统在考古中的应用等各个方面。集中阅读和思考的内容主要包括史前文化交流和物品交换研究、手工业生产专业化研究和墓葬研究三部分,在此基础上进行了三项研究工作。一是充实了他提交给哈佛燕京学社的研究提纲“中国史前时代社会上层交流网的建立”的内容,为论文的最后完成打好了基础;二是对其承担的2006年已经结项的社科院青年科研基金课题“手工业生产专业化的考古学研究”进行了补充;三是受新掌握的墓葬研究理论和方法的启示,开始了对凌家滩墓地的详细研究。通过在美将近一年的学习,开阔了视野,充实了知识,对未来几年内的研究工作形成了新的设想。

燕大对学社的支持有多种原因。一是对学术研究的尊重,这是中国从近代以前遗留下来的传统。二是相信教育以及作为高等教育一部分的学术研究可以救国。支持哈佛燕京学社的另一个原因,是燕大相信学术可以帮助师生们跨越民族主义的障碍,这在中西文化之间不算难事,毕竟燕大从一开始就与美国有着联系,但中日之间的障碍就更加难以逾越。社会主义革命后,哈佛燕京学社也未能超越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的差异。20世纪30年代末,一些学者和学社紧密合作,如陆志韦、聂崇岐、侯仁之、翁独健、齐思和等人,但20世纪50年代初,当学校面临革命思想的严峻挑战,行政管理陷入混乱时,他们却都变成了学校里的积极反对者。

主题:哈佛燕京学社简介、研修项目申请指导与答疑

 

司徒雷登早年在中国所写的文章中称自己是一名学者。但在燕大,他却把自己当作其他人从事学术研究的助手。包贵思女士曾依据她在燕大的经历,撰写了一部未出版的长篇小说《泉水之源》,她在文中描述,司徒雷登的工作并不是建立一所学校,而是一所研究机构,即哈佛燕京学社。在小说当中,司徒雷登因此得到的荣誉,比他创建世界着名大学和不带任何偏见地探索知识都要高得多。当革命迫使学社中断与美国的联系时,包贵思不免对逝去的过往感到惋惜,“那时候,无论中国人还是西方人都具有双向思维,不同种族和文化之间尚有交流,但这样的局面很快消失,在我们这个时代将不会重现。随之而去的,还有斯顿的研究机构,其原本的梦想是推动世界各国相互理解和世界和平”。当然,燕大其他教员并不赞同包贵思对学术研究的推崇,他们甚至质疑学术的终极价值。然而,哈佛燕京学社却成了模范,建立了一套现仍在使用的学术研究体系,并最终影响了西方人对东亚的认识和了解。它也代表了一种专业学术机构多元化的国际主义精神,在全世界范围内,这种精神仍在各个领域的学术研究中蓬勃兴盛。

时间:5月16日(周一)14:00

 

从20世纪20年代初开始,司徒雷登就开始和霍尔资产公司的董事们接触,但并未马上获得实质的经济资助。1925年,哈佛商学院研究生院院长、哈佛大学资金募集委员会主席顿汉也非常积极地想从霍尔公司得到这笔资金(顿汉在后来的1928—1954年担任哈佛燕京学社董事,1934—1954年担任董事会主席)。霍尔公司的董事亚瑟·戴维斯告诉顿汉霍尔地产公司在资金使用上的规定,并敦促他和当时尚在纽约的司徒雷登联系。1926年,顿汉带着戴维斯的建议,与司徒雷登进行了数小时的长谈,并提议出资建立一个研究机构,同时在燕大和哈佛设立中心,其目的是“推进中国文化领域的研究、教学和出版”,其任务是“以美国的学术兴趣和学术批判方法来鼓励中国的东方研究”。这项任务的完成将依靠“哈佛大学的西方学者和相关教育资源的帮助”,该机构的另一个目的是“为传播和继承中国文化培养中国学者和学生”。

地点:津南校区公共教学楼B120

 

图片 1

项目背景介绍:

霍尔董事会被这项提议深深打动,同意资助其要求的6万美元,学社也得以成立(在成立最初的数年间,其名称为“哈佛北京学社”)。司徒雷登受到这一良好开局的鼓舞,继续敦促霍尔公司增加资助,1928年,燕大得到了150万美元的捐款。其中100万美元直接用于燕大的各项开销,另外50万美元则由哈佛燕京学社董事会掌握,用来推动燕大的中国研究。1928年的提议和谈判也让中国其他基督教大学以类似的方式获得了少量资助:岭南大学,70万美元;金陵大学,30万美元;华西协和大学,20万美元;齐鲁大学,15万美元;福建协和大学,5万美元。

选派学科为:人类学、考古学、历史、语言学、文学、哲学、政治学、宗教研究、社会学。经济学、法学、教育学和心理学专业领域也可申报,但需与哈佛燕京学社联系确认接收事宜。

下一篇:没有了